首页 首页 娱乐 何冀平:创作讲究“人心对人心”

何冀平:创作讲究“人心对人心”



“决定性时刻”

“邪恶不会压迫正义”

明月什么时候出现?

军阀

白蛇的传说

“新龙门客栈”

世界第一层

“德林与慈溪”

曹禺(左首)和何继平(右首)谈论《世界一楼》的剧本。

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何继平的著名作家

他写过戏剧《世界一楼》、《德林与慈禧太后》、电影《新龙门客栈》、《军阀》、《龙门飞剑》、《月亮什么时候出现》邪恶不压正义》和《决战时刻》等经典作品,如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和《百年国梦》。

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许多人羡慕编剧何继平。她的作品,无论是电影还是戏剧,都是扎实的。三十年前,她创作了北京人民艺术经典戏剧《世界一楼》的剧本,后来,她以《新龙门客栈》、《黄飞鸿》、《新白娘子传奇》、《楚留香》和《龙门飞剑》等影视作品而在中国影视界成名。多年来,许多人聚集在她周围,寻找她的创作秘密,并想知道为什么她的角色总是充满血肉和令人印象深刻。“作为一名编剧,灵感和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我早年的挫折永远不会被忘记。我也感谢所有生物的不幸。事实上,这种逆境让人们成功了。我没有秘密。我只知道如何集中注意力写好作品。作为一个人和写作一直是一样的。”

到目前为止,何继平找到了越来越多的创作机会。她几乎不停地跑来跑去,不停地写,一遍又一遍地写完。然而,在那之后,她选择剧本有了更高的前提。“例如,当月亮与许鞍华合作时,它什么时候出现?她知道什么是好的。如果你认为这很好,她也认为这很好。这叫做合作生产。这种理解、默契和合作是我现在选择剧本的先决条件。”除了高效,她还有更深刻的创作观。她一直牢记这句话是一种流行的艺术,不是个人性格的表达:“我希望我写的剧本好看,但这种好看不是故事、和谐、光电或浮华的噱头。它必须具有思想内涵和普遍真理。”在采访中,她多次感叹她对编剧职业的热爱,也感叹她多年来经历的“决定性时刻”。像士兵一样,她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创造性常态

我从不害怕没有足够的时间。

手稿中的何吉平就像陀螺一样一圈圈地旋转。去年11月,她接到制片人张和平的电话,要求她接手《决战时刻》的剧本。当时,何继平还在香港。时间是这部电影制作中最大的问题。然而,她已经习惯了这项紧急任务。多年来,她找到的每一本笔记本都很匆忙。尽管她没有写过如此重要的历史题材电影,此外,剧本中涉及的大部分人物都去世了,他们无法通过面对面的采访收集数据。“我查看了大量真实数据,并尽最大努力找到一些当年有经验的人进行采访。幸运的是,在各个方向和各个角度都有很多创造性的材料。例如,博纳电影立即为我提供了系统的史料,北京市委宣传部也给了我很多帮助。例如,整个北京图书馆对我开放,可以随时查阅。”这种可以触摸到的巨大数据库让她更有信心写下来。“我坚持的一个原则是看我没看过的东西,因为我没有时间,所以我必须边看边想象,同时构建。”这种创作节奏在何继平这里并不少见。20多年前,经典戏剧《新白娘子传奇》(Legend of the New White Lady)如此受欢迎,以至于制片人觉得他们应该多创作一些,并决定立即补编20或30集。“他们那时开始和好了。他们每天真的很努力。那时,它真的很快。有一天写了一集,一集超过10,000字。前戏还在上演,后戏已经写好了。传真机被用来把它送到现场。这真的是全力以赴。”

创作标准

挑一本书,不要看主题,要看团队。

70年前的3月25日,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从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迁至北平,进入香山,完成了国共和谈、指导渡江战役、制定经济政策、筹备CPPCC和建国仪式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决定性时刻》的剧本创作是如何创造性地展现这段熟悉的历史的?何继平决定创造和塑造一些小人物,包括保卫毛泽东的便衣警卫,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的女播音员,以及毛泽东身边的一个16岁的孩子,因为他很小,他总是想回家。何继平说,在写作过程中,他最关注的是人物。如果人物不能被理解,她会感到内心空虚。作为整部电影的主角,毛泽东过去大多是在宏观层面上刻画他。何继平想从各个角度衬托和塑造一个更加生动的毛主席:“因为有很多材料,有很多东西要写,而我塑造的人物或多或少与毛主席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样,对人民更加友好、更加不同的毛主席就可以表现出来。只要抓住几个字,就像一条有几个坚固桥墩的大河,只要在桥墩上建一座桥就行了。”

据说何继平是写人的大师,但她把这种评价作为自己作品的基础,“因为无论我们写什么,我们都必须在电视剧、电影和戏剧中写人。如果你不会写角色,你会成为一部纪录片。或者你写的角色是facebook,每个人都一眼就知道了,这不是编剧和这个职业技能的本质。所以你必须继续写作,即使是同一主题,你也必须写不同的角色。”《决战时刻》的后期制作完成后,导演黄建新第一个邀请何继平在编辑室观看。几个小时后,何继平心里特别踏实。她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她流了很多眼泪。令她感动的不仅仅是她对电影本身的满意,还有团队的力量。“这部电影拍得真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位导演,摄影、艺术、道具和配乐都配合得相当好。遇见这样一个团队可以说是对我剧本的精彩展示,我也知道要拍摄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说到这里,她再次重复了自己的创作选择标准——不是选择主题,而是只看团队。

创建过程

农村插队改变创新观念的经验

何吉在北京长大,和她的祖母一起长大。她非常内向,把自己的兴趣和精力投入到家庭中数以千计的名著和古典文学中。据她说,仅她的家人就捐赠了3000多本书。她最喜欢读《红楼梦》。曹雪芹只用几笔就能在纸上画出生动的图像,令她惊叹不已。

何继平喜欢昆曲和契诃夫。他还去农村体验特殊的时代。从那以后,她利用业余时间为农民创作戏剧。回顾那次经历,很难插队。我不知道下顿饭是否有吃的,但是何继平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当我到了乡下,我突然觉得老农民,不管我的背景如何,都喜欢看我的戏。我的戏一上演,他们就在那里大笑。”这些经历彻底改变了何继平,让她重新认识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她的创作始于这样的环境。生活的沉浮和深厚的文化背景使她在三十岁出头时写下了《世界第一层》的剧本。1988年,这部戏剧的第一场演出使她在北京出名。中国戏剧大师曹禺已经连续看过五次了。除了曹禺,导演徐克也在香港看过这部作品,从而让何继平进入商业电影行业。

当时,因为丈夫在中国香港工作,何继平也和丈夫一起去了南方。虽然《世界第一层》在大陆很受欢迎,但在一个文化和语言都不熟悉的环境中,何继平不知道在哪里用他的力量,在哪里写她的笔。她进入电影组织的时候,她的创造力很强,她提出了五六个想法,但都没有得到回答。当时,她非常困惑,不知道自己能否继续当编剧。直到他接到徐克的电话,“他说,‘我是徐克,我觉得你写餐馆写得很好,那你当然可以写另一个剧本。"

从此,何继平进入了影视圈。他写了电影,如新龙门客栈,军阀,龙门飞剑,月亮什么时候出现,邪恶不压正义。电视剧《西楚霸王》、《香港故事》和《梦寐以求的国家》……何继平的影响力也飙升。

后来,何继平回到戏剧舞台。《德林与慈溪》是她第一部重返演艺圈的戏剧,引起了巨大反响,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的演出。

她与著名导演徐克、姜文和许鞍华合作。其中,她最强调的是“心连心”我看到一个人能很快知道他(她)是什么样的人。就像她第一次和许鞍华一起工作时一样,她说,“我没有看穿你。”但是很快,我相信她也看穿了我,感情的融合促进了创作的融合。另一个例子是我很早就认识姜文,但是我没有和他合作。他非常诚挚地邀请我成为一名编剧。然而,这出戏也有我的初衷和自私。我想通过姜文的才华和镜头重现我想象中的北京。"

独家对话

创造没有诀窍,它是一步一步地去做。

新京报:据说创作过程是痛苦的,但你总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你怎么能这样做?

何继平:事实上,和大多数编剧一样,每个剧本都会经历很多磨难,遇到瓶颈甚至有困难,因为每个故事都不一样,很难描述如何度过难关。我永远不会知道如何创造,也就是说,一步一步地去做。

新京报:许多人认为你天生就是金牌编剧。你听过这样的评论吗?

何继平:没有人天生就是金牌编剧(笑),但我确实有多年的编剧经验。至于找到书面故事的核心灵魂,展现故事的主题,表达我的思想,可以说每朵花进入每只眼睛,是每个作家的追求。如果你为同一主题换一个作家,他也有他的方式,可以为你写另一部作品,但这部作品的呈现与每个作家的自我追求有关。我的追求是拥有有血有肉的角色,让自己看起来更好。不管主题有多枯燥,或者有多严肃和无聊,我都必须让它看起来很好。如果你看起来不太好,没人会买票。说太多或太多是没有用的。

新京报: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你认为你遇到的最大挫折是什么?

何继平:哈哈,我来告诉你这个问题。也许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上帝让我写剧本。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真正遇到任何重大挫折(笑声)。

新京报:和你一起工作的导演都很有名,也很有个性。编剧和导演之间的化学反应需要时间吗?

何继平:他们有自己的特点。我最钦佩的是他们自己的特点。这些导演很有才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拍摄方法和风格,但他们总能让我的剧本在此刻光彩照人。例如,我从未见过黄建新担心“决定性时刻”。片场里的许多人和战场上的一样疲惫不堪。然而,他是铁做的。他在监视器前坐了一会儿,坐了两分钟后跳了起来,跑到“前线”说要做什么,后来回来了,坐了不到几分钟后跳开,盯着这里和那里。我特别钦佩和怀念这种能量和激情。我特别喜欢这个团队,如果没有他们,只有我这个剧本,即使我没有大本事,即使我是孙悟空也做不到。

新京报:和姜文这样个性独特的导演一起工作感觉如何?

何继平:“恶不压义”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一是他非常尊重我。另一个是我认为他的许多想法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我们谈了很长时间。这是一部改编自小说的电影。它有其基本的故事导向。我们根据故事的方向和人物塑造来改编它。他会说出他的想法。例如,在《邪恶不压迫权利》的最后一稿中,他直接告诉我,只要你写它,因为我完全知道他在想什么和他想要什么,并且在剧本中写他想要什么,而不是简单地列出它,而是根据情节将其合并,在他的想象中处理它,一切都会随之而来。

新京报:似乎一出戏的主题不能仅限于你。你现在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何继平:人们互相理解。我一直看重的是团队合作。我想要的是和谐和相互理解。如果你相处不好,他不同意你,你也不同意他。人们不需要也没有时间感到不舒服,所以我们需要关注和谐。此外,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在早期进行沟通。如果我们能互相接受,合作将会很顺利。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河北快3 威廉希尔



上一篇:“梅姨”在佛山利用零食接近儿童?假的

下一篇:他们以这样的行动,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